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守义庄那些年》义庄是什么 BG文 我守义庄那些年虐文

更新时间:2019-09-26 12:05:36

《我守义庄那些年》义庄是什么 BG文 我守义庄那些年虐文 已完结

《我守义庄那些年》

来源:书海小说网作者:歪少分类:都市主角:徐经理,吴总

《我守义庄那些年》作者:歪少,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徐经理,吴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当时真的很想采访吴总,问他的脑袋是不是短路了。就算混沌阴浊之气都是我虚构出来的,但也不至于如此脑洞大开地说什么请求对方原谅的蠢话...展开

《我守义庄那些年》免费试读

我当时真的很想采访吴总,问他的脑袋是不是短路了。就算混沌阴浊之气都是我虚构出来的,但也不至于如此脑洞大开地说什么请求对方原谅的蠢话吧?

拿个供桌摆一摆对方就能原谅你,那是卡通片的情节。现实中跟你有仇要想害你的人,根本不会那么容易原谅你,更何况是承载怨念的魂体。

不过碍于旁边都是吴总的人,我心里想说的话只能憋在肚子里,嘴上跟吴总说:“具体的做法不需要你操心,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

“那就有劳毛先生你多费心了。”吴总客套话说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这会儿还故意低头看了眼他的手表,告诉我说:“已经是十一点了。”

不用他继续顺着说下去,我便主动请命下去做准备工作,一个人走到了矿洞口前,检查物品是否齐全。

值得一提的是,吴总在对待洞内风水的事情很上心,买来的供桌算得上非常好的,其余的檀香和青铜八卦香炉的价格应该也都不低。

我在心里默默感叹了几句后,就把身上背得斜挎包放在了供桌上,从包里拿出了朱砂、符纸和毛笔,先是画了道上清符,贴在了青铜八卦香炉炉壁面儿上,再点上三炷香,配合我刚画好的上清符,供奉三清祖师爷。

这些不过是最简单的供奉仪式,也是我用来晃人的噱头,自己真正要做的是进到矿洞内一探究竟。想着到时候只需要靠烧符念咒什么的来搞足气场,我便又拿出了块镇坛木,留着震慑众人。

然而一切的开端终要等到正午时刻,时间一到,吴总带领众人来到了供桌前,早有准备的我正步走到了供桌旁,故作严肃地拿起了镇坛木迟迟不动,待所有人聚精会神地看向自己,自己才用力向桌面拍去。

由于大家都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我这么一拍闹出的响动,惊到了他们。

我就是趁着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抬高右手,手呈剑指直指天空,大喝一声:“万神威听,天演相卦,左有乾坤、右有坎离!镇坛木在此,邪魔恶鬼岂敢造次!”

供桌钱的众人此时已经是议论纷纷,但我并没有太在意,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并背到身后,合闭上双眼,吐纳了口气。再睁开眼睛,我便亮出了苦练多时的独门绝技,右手快速从桌上抽出四张画好了的火化符,夹在了五指之间。

刚念动符咒,我就原地旋转身体,将符纸一一甩向了半空中,四张火化符瞬间化作了一条显眼夺目的火龙,盘旋在了自己的周围。

众人看到无一议论,他们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借助旋转产生的气流,配合掐算好的时机和风向产生的,一时间简直是把我当成了神人,向我这边投来了敬仰的目光。

之至符纸燃烧殆尽,我才停了下来。虽说这样会使得我头晕目眩,但我还是尽力地强挺着身体的不适,对所有人说:“方才经过我的推演烧符,我算出了问题的根本是洞内的某种东西在作祟,为了除掉那东西,我决定孤身进洞!”

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可吴总仍有顾虑,一个人走上前来,撇着嘴问我:“矿洞的里面不是很安全,我认为还是有人陪同进入较好,毛先生你认为呢?”

我深知吴总话里的意思是想找个人来监视自己,仍处于被迫的自己别无选择,也只有答应下来。

吴总这时并没给我选择的权利,安排了昨天夜里和我见过面的徐经理,来陪同我一起进矿洞。

之后吴总说的尽是些虚伪的话,我没兴趣听完,便直接拉上被叫出来的徐经理。连声再见都没有时候,自己背好斜挎包,和徐经理一人戴上一矿灯帽就进到了矿洞里面。

一进矿洞,最先扑面而来的是眼前无尽的黑暗,接着才是周围阴冷潮湿的空气。

徐经理原本就是负责矿地上的事务,即使对他来说进矿洞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由于刚刚听了我说过的话,他对矿洞产生了恐惧,这会儿望着矿洞,瑟瑟发抖地问了我:“我说毛大师啊!你说这洞内该不会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吧?”

“这不好说,毕竟矿洞内存在的气本就属于阴,的确是适合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生存。”我一边从包里寻着罗盘,一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回答道。

听我这么一说,徐经理惊得张大了嘴巴,跟我说了他这个人天生胆小。我心说你胆小正合我意,便告诉他害怕的话就先回去。没成想他不愧是吴总的小舅子,就是再怕也不肯回去。

既然我不能打发他走,也只好继续和他沿着矿道向下深入,自己时不时的会低头看眼手中的罗盘,方便推算整个矿洞内的阴气走向。

一开始徐经理还有问过我很多的问题,例如为什么不坐矿车、我老拿着罗盘看什么、什么时候才能到目的地……

我因为太过专注推算阴气走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想消磨他的性子,便没去回答他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他发现我一直是闭口不言,也就不再问了,安静下来跟在我身后走着。

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我们谁也不知道身处于矿洞的什么位置,只知道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的稀薄,矿灯能照亮的空间越来越小。

就在我用罗盘快要确定好阴气的走向时,我们的眼前竟多出了个极其特殊的新洞口,位于我们右侧矿洞壁的上方,看上去很窄,只有一人宽。

我一时感到好奇,便走过去踮起脚尖,用头顶的矿灯帽探了眼新洞口,里面黑漆嘛唔的什么也没有,自己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就回头问徐经理:“你们挖的矿洞还有分支?”

“没有啊!”徐经理也是很疑惑,为什么会多出个洞口,还告诉了我说,矿道的设计图他是最先看到的,又多次下来检验过,绝对没有出现过什么分支出来的洞口。

要真是像他说的那样,我想眼前多出来的洞口应该是近日才出现的,那么问题来了,到底会是什么人搞出来的这个洞口?自己实在想不明白,便叫旁边的徐经理进去看看。

可徐经理也是个精明人,尽管是惊慌得向后退了数十步,但理智还在,不忘问我:“有没有搞错啊?那洞里还不指不定有啥呢!你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让我去?”

我早料到他会是这么个反应,架势十足地直接反问了他一句,说:“那你还想不想你姐夫一家性命无忧了?”

“我……”徐经理顿时被我的话给问住,根本回答不上来的他,这会儿说是看在他姐和他姐夫的面子上,才愿意给我当这个“先锋官”,走回到了洞口下方。

在我的帮助下,徐经理成功且顺利地进到了洞口内,受到洞口高宽的限制,他只能跟个壁虎似的趴伏在上面,匍匐前进。

我不是很放心他,等他进到里面后,便让他每隔一短时间报下洞内的情况,顺带着报声平安。

刚开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只是听徐经理报出的消息,说里面什么也没有,并且越往里面窄。可十几分钟过后,洞内突然传来了徐经理的尖叫声:“妈呀!这什么东西……”

“喂!你看到了什么?喂?”我这时没有得到徐经理的回应,心情难免有些压抑和紧张,考虑到人命关天,救人要紧,自己并没再犹豫过多,收起罗盘,便直接借助两旁凸出的石壁,进到了洞内。

洞内的情况果然和徐经理形容的一样,光线很差,借助头顶矿灯帽上的矿灯,我才得以看清周围,但都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越往里深入就会越窄,幸亏我不是个胖子,不然换做个胖子进入,就像吴总那样的,能不能进来都是个问题。

不知不觉中,我也不清楚过去了多久,四面的洞壁逐渐变宽,最后都足以一个人站起来正常行走。这样的局变很惹人猜疑,自己站起来后,更是小心提防了起来。

就在我低下头翻着包内的法器时,头顶上方滴下了血,正落在了我的脖子上,自己起初还以为是洞内渗水,左手向后擦了擦,收回来一看才认出那是血。

我这时的心跳骤然加快,不由得吸了口周围冷气,瞪大眼睛,仰头往洞顶看去,竟看到了一具衣服破烂的尸体,胸前被条拴着铁钩巨大的铁链所贯穿,掉在了上面。

刚落下的那滴血,便是尸体胸前流出的血,沿着铁钩垂下的铁链滴下来的。

由于尸体正背对着我,我一时还没看清楚那都是谁的尸体,不过自己脖子的那滴血已经凉了下来,说明死者死去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也就不会是徐经理的。

那他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死在这里?那条嵌在洞壁上的巨大铁钩又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我脑海中冒出的众多不解,自己大胆地尝试了走过去看眼尸体的正脸,却没料到会应了那句“好奇会害死猫”的老话,前脚刚迈出去放到地上,就听到了四周石壁内传来的奇怪声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