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随身带着炼妖壶》主角有个炼妖壶 百度云 随身带着炼妖壶by金金水水

更新时间:2019-09-25 00:02:59

《随身带着炼妖壶》主角有个炼妖壶 百度云 随身带着炼妖壶by金金水水 已完结

《随身带着炼妖壶》

来源:作客文学网作者:金金水水分类:异能主角:杨溪,蓝蓝

主角是杨溪,蓝蓝的小说《随身带着炼妖壶》此文是金金水水原创的异能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白丁和金条低声交流,用以迷惑花衬衫,同时运起三成神魂力量向花衬衫的神魂发起试探攻击。白丁感觉自己的轰出的神魂力量在进入花衬衫的神魂...展开

《随身带着炼妖壶》免费试读

白丁和金条低声交流,用以迷惑花衬衫,同时运起三成神魂力量向花衬衫的神魂发起试探攻击。

白丁感觉自己的轰出的神魂力量在进入花衬衫的神魂之后,原本混乱不堪的神魂力量化为一根一米多长的六棱神鞭,带着一股威严的金光向花衬衫识海中一团模糊朦胧的人形神魂气团打去。

花衬衫的神魂不似白丁,他没修炼过,现在还只一团朦胧的神魂气团,勉强能够化成人形。

在神鞭即将接触到花衬衫的神魂时,一个光罩亮起,阻隔了一刹那的时间,最终不支被打出一个窟窿,白丁的神魂神鞭,经过这一阻隔,急速消耗,最后只剩下三分之一大小的小型神鞭打在花衬衫的神魂之上。

白丁只觉头脑微微晕眩,他定睛向花衬衫看去,发现他出现大概不到两秒钟的失神。

“有戏。”白丁暗暗兴奋

“准备行动。”他对金条喊了一声,然后运起六成神魂力量,再一次轰向刚刚清醒的花衬衫。

今天花衬衫可真是流年不利,出门忘记看老黄历,先是被杨溪追了几条街,走投无路下劫持了一个小女孩。口渴的要命又遇到一条叼着水蹲在自己面前的傻狗,头还一阵接一阵的晕个不停。

“轰”他眼前一黑,又是一阵晕眩感传来。

“妈的没完了,难道我得了什么绝症?现在发作了?”心里最后一个念头消失,接着便失去意识。

白丁在轰完这一击,便大喝一声:“金条,上!”。

白丁和金条的身体化为两道残影向花衬衫冲去,白丁一把抓住花衬衫持匕首的手,反手一转,另一只手用力一磕他的手背,匕首“叮当”一声掉在地上。

白丁一脚踢在他的膝窝,花衬衫随即单膝跪地,白丁顺势把他按趴在地上。

金条张嘴死死咬住他挟持小女孩的手臂,让小女孩脱离花衬衫的控制。

“小姑娘快跑!”白丁笑着对小女孩说道,他看事情基本已经控制,杨溪和几个反应快的警察已经掏出手铐跑了过来。

“哦,谢谢叔叔。”小女孩乖巧的说,到现在她脸上都没有一滴泪水。

真是个聪明懂事的小姑娘,哪像白泷儿,整个一疯丫头。不过为什么又是叔叔。

叫哥哥!叫哥哥!叫哥哥!

白丁很无语,难道真的老了吗?

小女孩的妈妈哭着跑过来一把将小姑娘抱在怀里,又是笑又是哭,双手颤抖着在她女儿蓝蓝身上察看,语无伦次的说:“蓝蓝不怕,蓝蓝不怕,告诉妈妈,有没有受伤。”

“蓝蓝没事,妈妈不哭。”

小女孩蓝蓝被妈妈抱在怀中看到泪流满面,担惊受怕的妈妈,再也忍不住“哇”的一下哭出来,一瞬间泪水便顺着下巴开始往下滴。

听到女儿的哭声,蓝蓝的母亲把小姑娘紧紧抱在怀中,刚停下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

“你干什么?谁让你这么干的,你这样擅自行动,出了事谁负责?如果都想你这样,要我们警察还有什么用。”

杨溪上来把刚刚醒转还弄不清状况的花衬衫拷起来,对着刚准备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的白丁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完又说了一句:

“别想走,跟我回去做笔录。”

白丁莫名其妙,这不是好好的皆大欢喜吗?

小女孩好好的没受伤,母女团聚,哭得正响亮。劫匪也抓到了,正满脸迷惑的被押着往警车上走。

按照剧本此时不是应该有一堆人围过来一脸羡慕和崇拜的问他,“英雄,敢问英雄高姓大名。”

而他应该潇洒转身,冲身后的众人头也不回的挥挥手淡淡的说:“请叫我雷锋。”

他好想问一句:“剧本弄错了吧。”

杨溪看他莫名其妙的样子,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忍不住就要再说几句,刚张开嘴却被旁边的一个中年警察拦下。

“诶,虽然有点鲁莽冲动,但是人家这是见义勇为,应该表扬,上电视的好事,怎么能批评呢。”中年警察笑着和白丁握手后说道。

“师傅,他擅自......”杨溪依旧不想放弃。

“别说了,应该表扬,我会向市里申请表彰。回头你也要写一份检查。”中年警察严肃的说。

这个中年警察正是杨溪的师傅。

“哦!检查就别了吧。”杨溪低声应着,还想和他师傅讨价还价。

“想的美!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写检查。”中年警察无奈的说,不写一份检查出来,上面追究的话杨溪的责任更大,不容置疑的说完这番话,他转身去安慰蓝蓝母女。

“你叫白丁是吧,现在要是方便的话,请跟我回去做一下笔录。”杨溪心里有气,虽然不再训斥白丁,但是语气中明显还带着气愤。

说到底这一次劫持完全是自己无意间一手促成的,她给自己按下了很大责任和压力,白丁忽然擅自行动的瞬间,她除了担心现场的几人安危之外,恨不得宰了白丁的心都有。

“自己去还是跟我们一起?”杨溪看了看他和金条,眼前的这一人一狗,越看越讨厌。

“我有车,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到!”白丁察言观色,果断决定自己带着金条走,坐你的车还不得被你再教训一路?

人群渐渐疏散,警察收工离开,小女孩蓝蓝也被母亲一起带走回家。

临走时蓝蓝还专门跑过来送了一瓶饮料,顺便嘟着小嘴在白丁脸上亲了一口。

金条歪着头看到这一幕心里很奇怪,蓝蓝也讨厌这个可恶的家伙吗?都忍不住来咬他了。

白丁拿起水刚想打开瓶盖喝一口,却看到瓶身上几个模糊的划痕,转念一想,这不正是金条刚才叼着的那瓶吗?

扔掉吧又太浪费,还是喂金条喝吧。

“金条啊,刚才你表现不错,而且又吃了那么多汉堡鸡腿,一定渴了吧,来喝点饮料。”他蹲下身对金条说道,然后拿起瓶子对金条的嘴就倒了进去。

金条很郁闷,你再这么喂就要把狗狗呛死了。

它奋力挣扎,结果一瓶水也没喝几口全都洒在金条身上和地上。

然后金条一抖身又甩了白丁满身都是。

他找到自行车准备离开时,发现自己放在车篓里的一袋汉堡和鸡腿消失不见了。

白丁哭笑不得,自己见义勇为,奋不顾身勇斗歹徒,结果自己的东西被人给偷走了。

还好自行车还在,要不然他真要写一篇稿子投给各大媒体,名字就叫《小伙子谈笑风生勇斗歹徒,蓦然回首自行车不翼而飞》。

没了就没了吧,就算有拿回去也凉了。

他生气的骑上车,带着金条前往江北分局找美女警花杨溪记笔录。

“为什么在没有经过警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行动。”杨溪问道,这一点很重要,关系到她写检查的深刻程度。

“因为我当时离的比较近,看到那个家伙好像是犯病了,要么就是犯困了,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的样子。所以我果断就冲上去了。”白丁开始信口胡说,不过以他估计,如果花衬衫要是如实交代的话肯定也是这么说。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完全正确。”

杨溪星眸中火冒三丈,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烧成灰。

可是白丁根本没有觉察到警花眼中的的火焰,按下最后一个手印,他终于忍不住问杨溪:

“杨警官,那张欠条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吗?”

杨溪叹了一口气,对白丁说道:“我已经跟张媛姐说过了,鉴定结果对你们不利。”

“哦,这样啊,那没事我先走了。”白丁心里一沉,对杨溪说道:“至于什么表彰、嘉奖之类的就别帮我申请了。”

他不说后面一句还好,一说杨溪顿时就更加郁闷了,我写检查,你拿表彰,还来我面前显摆。

“快走快走。”杨溪烦躁的摆摆手,忽然想到什么有向白丁喊道:“诶,回来!”

白丁刚走两步又停下,疑惑的看着杨溪。

“你是不练过武?”杨溪还是一身休闲装,洁白如玉的面颊上,一个大美人尖格外显眼。

“恩,练过几天。怎么了?”白丁更加疑惑了,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了,走吧。”杨溪再次挥手把白丁赶出办公室。

烦,真烦。

本来一想到自己追贼追了几条街,累得汗都把自己搞成湿身女警了,结果最后还得写检查,就已经烦的不行。

而这个仗着自己练过几天武,置人质安危于不顾,视警方人员为摆设,上演什么孤胆英雄,见义勇为,把警方搞得现在无比尴尬的家伙,居然丝毫没有觉悟的玩什么大义,恬不知耻的说什么表彰不要了。

“呸!表彰,表你个大头鬼。”

杨溪斜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粉嫩的香腮,另一只手随意的把玩手中的水笔。

“啪”

偶尔水笔和桌面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检查怎么写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写过呢。”杨溪英气逼人的剑眉紧紧皱在一起,在纸上写下“检查”两个字,然后泛起了难,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要不问问师傅吧,听说他年轻的时候三天两头的写检查。”她站起身,手一拍桌子,嘴角微微翘起,漏出如玉的贝齿:“嗯,就这么办。”

白丁回到家里,张媛正失落的坐在沙发上。而白泷儿也有点闷闷不乐,她不懂这些事情的利害关系,她只知道张姐姐现在不开心,所以她也有点不开心。

张媛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今天杨溪打电话告诉她鉴定结果出来了,但是对杨溪很不利。

而被金条咬过一口的王建军也打过来电话,说了一些威胁的话,并说如果张媛三天之内不还钱的话,他们将会采取一些特别措施。

不知道为什么,张媛在白丁问过之后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仿佛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

作为家里包括金条在内唯一的男性,他觉得今天需要做点什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