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项天歌》项天歌同名 大叔受 项天歌女王

更新时间:2019-09-19 18:04:43

《项天歌》项天歌同名 大叔受 项天歌女王 连载中

《项天歌》

来源:酷匠网作者:浪子梦何方分类:玄幻主角:项羽,范增

经典小说《项天歌》由浪子梦何方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项羽,范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项羽独自坐在练武场边,四周是碎了的山石,断了的兵器。从城阳回来后,项羽便旁敲侧击地询问了龙且等人,他们也如钟离眛、范增般,有过一些...展开

《项天歌》免费试读

项羽独自坐在练武场边,四周是碎了的山石,断了的兵器。

从城阳回来后,项羽便旁敲侧击地询问了龙且等人,他们也如钟离眛、范增般,有过一些怪异的梦。有的如范增般梦见自己的记忆,也有人如钟离眛般梦见另一个自己的经历。

自己暗中调查了第一次遇见的那秦军打扮小纵队,队长叫刘二,那天他们根本没有接到什么任务,是自己私自外出罢了。而从英布死前行为也可推测,英布根本不知自己会出现在那座丛林。范增他们发现的密地还有那什么“阴阳五方阵”自己也看过,的确神奇。

自己早先便猜测此处有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存在,如今更可肯定,必然有。

只是不知背后的手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一场考验?一场造化?或是如钟离眛所猜测的,是了结因果,而后便要踏入轮回的地方?

或许真的是一场考验,那背后的存在在挑选踏入仙途的人选,只是不知是否会有自己。这种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感觉让自己很是别扭。

“报~大王,范老先生请您前往军营,有要事相商。”

“嗯,你退下吧。”项羽拍了拍衣上的尘土。

“亚父,你唤本王来,是为何事?”

“大王,咸阳那边的探子来报,那边正在大规模的扩充粮草。”

“看来,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他的警觉,是要开战了。”项羽握紧拳头,看向远方,似是有些期待。

“大王请看,此处为前往咸阳的必经之处,名曰‘峡谷弯’,此处上开下合,两面都是陡坡。”范增领着项羽走向战略模拟地形,指着一处临水之地。

“老叟与龙将军应该是最早来临此地的,当初勘测地形之时便绘制了一张地图,后来空降三座城市后,又修改了一番,除了少数地方如咸阳周边外,其他的地方九成九均是准确。此图不出意外定是此地最为精确的一张,老叟一直密藏着,只可由大王心腹之人才可参与谋略。”

“在当初得知咸阳城主是韩信时,老叟就秘密派遣数千士兵乔装为三个寨子的山民,居住在那。当初夺襄城时,韩信也派兵马欲取此地,想来也是知晓此地的重要,可此地易守难攻,那数千军士抵抗敌方五万了数个时辰,后我方救兵到,便占领了此处。这是先天之优势,为‘地之利’。”

“本王是粗人,不懂这些,战术之事还请亚父定夺。”

“大王言重了,老夫便与龙将军商量了。”范增知晓龙且是项羽的心腹发小,又知项羽生性多疑。

“好,本王先走了。”

……

项羽持戟独自于夕阳下挥舞,他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推导着这一切,他只知晓自己为曾经的任性负出过代价,他只记得自己年少丧亲随叔父,文能识名剑可舞。

天生重瞳镇宵小,地赐乌骓征九州。

力能扛鼎气盖世,凡鸟丛中射光华。

剑斩宋义自封将,破釜沉舟三日粮。

令强秦闻风丧胆,使诸侯跪行辕门。

关中路上失先机,鸿门宴却惜良才。

坐拥咸阳分天下,不求一统只称霸。

受阴腹中自不平,怒杀义帝失人心。

优柔寡断失臂膀,众叛亲离却难怨。

错失亚父无心机,天下皆反独自顶。

划分楚河汉界中,天真受骗彭城逃。

四面楚歌又中计,只恨刘儿太狡猾。

二十七骑战千军,独取敌将又突围。

乌江边却惜战马,红颜已逝心中痛。

持戟握剑支楚旗,血战千人无敢前。

仰天怒吼又笑言,天公流泪汉流血。

忽遇故人仰头来,剑落头坠再轮回。

那一日,五爪金龙花雕椅碎,和田玉氏九龙杯断。

那一日,虎皮红袍乌金甲裂,黑纹天龙破城戟失。

那一日,太极黑白流光靴散,银面踢云踏雪骓去。

那一日,子期扞道先我而去,周殷叛我卖我人头。

那一日,龙且水淹弃我而逝,黥布换名杀我而来。

那一日,天昏地暗汉军追来,彭城问路老叟欺我。

那一日,独斩敌将灭万士,无人上前我为尊。

那一日,仰天大笑挥剑下,我命由我不由天。

项羽只知道自己的前世,姑且称为前世吧,错过太多,失去太多,缺点太多。

既然那背后的存在给了这次机会,那自己便要牢牢把握。不管结果如何,在这里,项羽要尝试改掉自己多疑、不安、浮躁、暴虐的脾气。因为它,自己付出了无数的代价,生命;还有,别人的生命。

自己曾经做错的,现在也要去偿还。

还有的是,自己败给了韩信。

那么,在此处,便要,洗去污点。

项羽看着远方的夕阳,紧握双拳,似是在下定决心。

……

“儿啊,你这一去,何时才会归来啊!”老汉浑浊的眼睛中落下泪痕。

“父亲,这次跟随吾王出征,定可势如破竹,不出三月,儿便可归来。父啊,待儿归来,让您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那年似刚刚弱冠的少年郎安抚着老夫。

“霞儿,照顾好孩子还有父亲。”少年郎紧紧搂住一年轻少妇,轻声说道。而后,头也不回地奔向襄城城门。

“夫君”妇人语气无力,潸然落泪,一旁那年仅三岁孩子还有那在侨胞的二儿,大声的哭了起来“呜呜~~~”

外面,那少年郎面无表情,向城外疯狂的奔去,似是在...逃离,泪珠无声地划过脸颊。

这一幕,在整个襄城中,都在上演。

天公似也感到心痛,昏暗的乌云布满了天际,狂风夹杂着落叶砂石,发出的“呜呜~~~”之声竟与百姓的哭泣发生了共鸣。

襄城外,一座丈许高的祭坛矗立,范增头发散披于双肩,双手持剑上指,眼睛微闭。身后是一面“项”字大旗;身前案上摆放牛、羊、猪三牲,铜鼎中插着三炷拇指粗的香,缕缕烟气蔓延。

“辰时到,一祭天,天命真仙逢降世。”范增左手端剑,轻挑盆中牲血,挥向上方。与此同时,两旁低沉的号角声响起。

“二祭祖,祖佑楚军夺造化。”

“三祭军,军民同心扞阵来。”

“来!来~”十数万军士吼道,刹那间,天上的乌云似是被冲裂。

“殉阵”只见一队精兵抬着刚刚宰杀的牲口绕着那十数万的列队左右环绕,这一绕,便是半个时辰。

“不用命者斩之!”

“斩之,斩之!”震天般怒吼冲破那乌云笼罩下的压抑。

“请霸王‘衅’。”项羽大步登台,手持铜盆,以牲血,依次给作战使用的旗号、战鼓、金铎、兵器等淋上一点牲血。

“礼毕,‘胙肉’。”一时间,数万牲口便被烹制,十数万士兵流着泪吃着这家乡的最后一餐。

“此战后,不知还会有多少人残存啊!”范增感叹,“帮大王打完此战,老叟就可晒晒太阳,喝点小酒,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咯。”范增言语深处埋藏的是苦涩,不是因为担心赢不了,而是此处定不会简单,恐怕战后,一切都会消失,自己也是重入轮回了。

“亚父,你说,本王是否真的错了,钟离眛他似乎说的对。我不该再让更多人丧命。”项羽看向城阳,轻声叹道,言语中又有着迷茫。

“大王,既然之前败了,此处胜便是,莫要想得太多,猛虎不去捕食贪狼,可那饿狼,看向猛虎的目光中,是贪婪啊!背后的存在便是养蛊,胜者才可存在啊。”范增意味深长。

“对啊,就算本王得不到,他韩信小儿也别妄想。”项羽紧握拳头,目光中...是疯狂。

……

峡谷弯处,军营中。

“各位将军,请看地图。此处距离咸阳仅有十三里,相当于蛇之七寸,掌握此处,我等便可尽力攻打而不用担心后路。

“首先,还请大王带领五万人马只带三日粮前去攻城,能打多少就打多少,而后偷偷准备易燃的干草,粮食吃完后,攻城应该已经差不多了,敌方定然有军队扎营在城外与路上。而韩信为捉大王,定会先让大王攻打,放松大王的警惕,而后悄悄的包围。”

“此时大王便将一切军资物重一把火烧了,带着剩余的兵马,尽力前往此处。”范增指着距咸阳近五里的一处森林,“老朽便在此处恭候大王,自从发现那处‘阴阳阵’后,老朽便加紧专心研究,现在可以勉强布下一阵,可供大王军队暂时驻扎数日,数日后,此阵便会消失,而后,大王便会重新出现在那森林。”

“待得大王入阵之时,还请各位将军按照老朽的计划,前往各自该去的地方,转移敌方注意力。”

“韩信他曾得一天书,若老朽没猜错的话,他必定也在此地发现了些许不同,知晓此处有仙法,定会怀疑大王已用仙法脱离。他开始时必然会让大量军士驻扎在森林,此时老叟自会安排诸位将军加紧攻打,韩信在人手不够时必然会抽调军队。大王只须随老朽在此地休息,那里的食物水源应有尽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