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微盘 反攻 崔大人驾到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09-17 18:12:22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微盘 反攻 崔大人驾到全文章节 连载中

《崔大人驾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袖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崔凝,凌氏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袖唐原创小说《崔大人驾到》,主角是崔凝,凌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五章 崔凝被拘在凌氏屋里学规矩,从吃饭到睡觉,样样都要被管着,真教她头大如斗,连前日里觉着祖母骗她颇有蹊跷的事情也忘到脑勺后面...展开

《崔大人驾到》免费试读

第五章

崔凝被拘在凌氏屋里学规矩,从吃饭到睡觉,样样都要被管着,真教她头大如斗,连前日里觉着祖母骗她颇有蹊跷的事情也忘到脑勺后面去了。

生生挨到三日之后,崔凝还没见着那传说中的表哥,心里就已经把他记恨上了。

凌氏不愧是士族出身贵女,短短几日功夫就将崔凝调理的似模似样,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最起码看上去没那么糟心了”。

崔凝这些天被耳提面命,心觉得去见皇帝也不过如此兴师动众了,可到了凌家来人的这天也没见着怎样大的排场,她甚至连大门都不需要出!

姐弟三人只在前院里边玩边等,有小厮过来传话说凌家人来了,他们这才整理一下仪容,同凌氏一并去迎接。

崔凝伸长脖子,倒要看仔细那个害的她天天如坐针毡的王八犊子长得几个鼻子几只眼!

凌氏远嫁,许久不曾回过娘家,这回虽说没有家里大人一并过来,来的是亲侄子却也是稀罕的紧。

大门敞开,崔凝远远看见一行车队缓缓靠近,行在最前面的是三骑,三匹马神骏非凡,一匹白马上坐着个月白袍服的少年,枣红马上是个白袍少年,最边上那人黑衣黑骑。

啧,大白天的也不嫌热!崔凝腹诽。

随着车队越来越近,崔凝不禁睁大眼睛——那三个少年长得可真好看!跟仙人似的!

崔姑娘的词汇匮乏,看见好看的人就是一句“像仙人”,再没有别的说法了。

可这回,就连颇有文采的崔净也说不出能够配得上此三人的赞美话来!

白马上的少年剑眉星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仿佛这天地间所有的俊秀都集于一身般,他看见门内站着人的时候便是一笑,干净而璀璨;枣红马上的白袍少年乍一看不如那白马上的少年耀眼,可是细细看去便觉十分清俊,那眉平和眼清澈,端是个清风朗月、君子如竹;而旁边那位黑衫少年,年纪轻轻便已经生的如渊深沉,一张初显棱角的脸上凤目威严、长眉入鬓,在那里便是渊渟岳峙。

崔凝顿时觉着这几天的罪没白受,为了迎接这般俊秀的人物,确实是需要认真些。

“大姐,二姐,快擦擦口水吧。”崔况抄着小手幽幽道。

崔凝忙抬手摸了摸嘴角,崔净没有上当,却被他说的俏脸一红。

饶是颇见过些世面的凌氏也有那么一瞬的失神,这三人这般年纪就已然长成如此风姿气度,将来更是不可想象。

距离有段距离的时候那几人便已经下马,着月白袍服的少年把缰绳扔给旁边的小厮,大步往这边走来。

崔氏已经认出那正是外甥凌策,一时心切,便迎至大门外。

“姑母。”凌策站定,规规矩矩施礼。

崔氏忙伸手虚扶起他,“几年不见策儿,险些认不出来,都是大人模样了!”

车队略迟一步过来,看向另外两名少年。

“姑母,这两位是外甥在学里的同窗。”凌策一一介绍道,“这是符兄,单名一个远字,这是魏兄,单名一潜字。”

白衣少年是符远,黑衣少年是魏潜。

“小子们临时起意前来,未曾事先请示,还请崔夫人恕罪。”符远施礼道。

魏潜未曾说话,跟着施礼。

“无妨的,学里那些兄弟们若是听说你们三人一同前来不知道要多高兴!”凌氏笑着道。

这时马车上下来一个十来岁的女孩,生的居然与凌氏有几分相像,若是与崔净站在一起更似亲姐妹。

“这可是茉儿?”凌氏问道。

“姑母!”凌茉提着裙子小跑过来,蹲身行了一礼,笑眯眯的道,“几年不见姑母,姑母还是那么年轻美丽!”

“古灵精怪的丫头。”凌氏将她揽过来,两人半点不生疏,接着又跟几人介绍自己的儿女。

两厢见过礼后,凌氏领着一群人到厅中说话。

崔凝知道凌策就是表哥,可是却止不住多看了几眼符远。单凭长相来说,三人在伯仲之间,只是崔凝觉得他真像二师兄。

符远察觉了她的目光,微微侧脸看过来,冲她温然一笑。

这样一笑就更像了……

崔凝眼眶一红,别过脸去。

符远怔了一下,长安城里上到二十八下到八岁的姑娘被见他笑之后反应各异,却不外乎羞怯喜,他没料到自己竟然把小姑娘给笑哭了!

崔凝移开目光正看见魏潜,那人垂眸端了一盏茶,修长的手指分外好看,她不禁多看了两眼,谁料那人一抬眼,险些没把她吓的尿裤子。崔凝忙低头,过了一会儿仔细想想却也没觉得方才他的样子有多吓人,只是没有什么笑意,那眼眸白的像朗朗乾坤、黑的如斩不开的夜色罢了。

一屋子人聊的热火朝天,气氛颇好,就连话和表情一样少的魏潜也都时不时的说上几句,只有崔凝一会儿挪一下屁.股,眼神不知道往哪里摆才合适。

坐在那儿一直跟老学究似的崔况终于看不下去了,凑过来小声道,“二姐,椅子上有针啊?”

崔凝瞪他,“聊你的,别管我!”

这时屋里最耀眼的凌策总算注意到她了,也不避讳两人的婚约,问道,“二表妹?”

崔凝正纠结,忽然被点到名字,也没仔细分辨他说的何意,开口便回道,“嗯,我就是二表妹。”

这满屋子一静,每个人都在隐忍住大笑的冲动,他们都是极有教养的人,且刚刚到别人家里做客,不好太随便。

崔净一见连那个不爱笑的魏潜都翘起嘴角,简直很想挖坑把自己埋了,亲妹子丢人跟自己丢人有什么区别啊!

凌氏抿了抿唇,最终没有插嘴。

凌策冲崔凝友好的笑笑,继续与凌氏话家常,并把家书和礼单都交给凌氏。

崔凝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闹了笑话,不过这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以前闹的笑话比这多的去了,也没见少块肉!崔凝摆出一张严肃脸,学崔况端坐。可也只老实了一小会儿就又坐不住了,她自以为很隐蔽的挪了一下身子,忽然发觉有人看她,一抬眼便迎了上了符远的目光。

符远正笑意盈盈的望着她。

怎么办?越看越像二师兄……崔凝强忍着扑过去的冲动。

“姑母,这次出来游学之前老师给我们三个都取了字。”凌策道。

凌氏道,“是嘛,这可是喜事,快与姑母说说。”

他们三人师出同门,老师乃是大唐有名的大儒,名叫徐洞达,出身山东士族,曾经是两代半的帝师,十五年前致仕在长安定居。虽然他作为帝师教的那两个皇帝一个赛一个的萌,但他也曾教授过当今圣上,只是没有名分罢了,当今对他老人家十分敬重。有了个身份,徐洞达简直是天下莘莘学子最向往的老师。

天下才俊都争相拜名师,而这些大儒们也以收到出色的学生为豪,因此哪年都少不了一番争抢,徐洞达七十高龄,可是下手又快又准,两年功夫便先后把凌策、符远、魏潜三人划到自己跟前,并宣称这三人是关门弟子,此后再不教授学生。

是人长着眼睛都看出这三人的不凡,徐洞达为自己一生画上了一个辉煌有力的结尾。他为人师的生涯也如一篇锦绣文章,凤头、猪肚、豹尾。

“我的字是长信。”凌策的名字是一个“策”字,策,谋也,凌策人如其名,心中自有丘壑,因此徐洞达不强调让他出奇谋划锦策,而是期盼他谋中有信,不要走歪路,一生有信,做个坦荡荡的君子。

凌氏道,“果真是好字。”

“符兄字长庚,魏兄字长渊。”凌策道。

鱼龙潜长渊,可见徐洞达对魏潜期望最高,凌氏学问不错,可想不明白符远的字有何深意,“为何偏偏符外侄取了长庚二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