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妃来横祸 RPS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19-09-14 00:09:32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妃来横祸 RPS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立场倒换 已完结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

来源:作者:冰璃公子分类:架空主角:荀家,孔仁

经典小说《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由冰璃公子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荀家,孔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桑子,你一个大男子,为何这般小家子气,本公主过来借件衣服而已。”己水烟说着话,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姬扶桑气结,一张如玉般的...展开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免费试读

“桑子,你一个大男子,为何这般小家子气,本公主过来借件衣服而已。”己水烟说着话,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姬扶桑气结,一张如玉般的脸泛着丝丝青光,无缘无故跑到一个男子的房间,且不说主人家同意不同意,单说这礼仪廉耻这位公主殿下都不曾有一丝一毫。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公主殿下是不是女子?

“公主殿下,这是我的房间!”

“本公主自然知晓,但是,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姬扶桑疑惑的望着己水烟,他欠了她什么吗?“什么事情?”

己水烟灿然一笑,戏虔的望着姬扶桑,“这芙蓉殿都是本公主的,何况你这小小的一个房间,本公主没收你银子,你倒还寻起我的不是了!”

对于这位不按常理行事的公主殿下,姬扶桑彻底败下阵来,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和这位公主殿下计较,自己都有可能折寿。

己水烟拿起一件白色绣云袍,满意的点点头,嘴里都囊道“大是大了点,改改应该还能穿!”

“不知公主殿下借我衣服要干什么?可否告知一二!”

“自然是本公主带你出去玩!”说罢,己水烟便离开了姬扶桑的房间,找奈何改衣服去了,她倒是想自己改,只是天生就没有做女红的天赋。

半个时辰后,己水烟一袭白色绣云袍出现在姬扶桑的面前,姬扶桑眼前一亮,真是陌上谁家年少,十足风流。

“桑子,今日本公主带你看一场大戏,这可是免费的哦,不收取你一两银子!”

姬扶桑一阵气结,眼睛里布满了无奈,他真的是败给她了,己水烟失神的望着这张已经刻入灵魂的容颜,谦谦公子,人如玉,大概说的就是公子吧,她伸出手想要抚摸这熟悉的容颜,却被姬扶桑挡了下来。

“公主殿下这是何意?”

己水烟敛了敛眼角的失落,半开玩笑的道“桑子真是秀色可餐,本公主都被你迷了双眼。”

姬扶桑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这位公主殿下仿佛透过他再看另外一个人,想到这里,他的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烦躁。

“走吧。”己水烟又恢复往日清冷的模样,她的心一阵抽痛,眼前的公子已经不认识一个叫褒姒的女子了。

奈何在一旁看的明白,自家公主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和一个男子如此相处,或许公主心中的那个人未尝不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呢?

三人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皇宫,己水烟倒有些渴了,便随便找了一家小茶楼,奈何趁着自家公主喝茶的时间,自己也换了一身小斯装。

“不知公主殿下去哪里游玩?”

“桑子,你难道对莒国的水土不服?”己水烟疑惑的望着姬扶桑。

“这是何意?”

“你就没发现这大街上的儒生都朝着同一地方而去吗?”

姬扶桑黑着一张脸,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公主殿下说他变蠢了,“公主殿下九窍玲珑心,哪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比拟的。”

己水烟并未理会姬扶桑的嘲讽之意,她带着奈何随着众儒生向前方走去,独留姬扶桑一人在茶馆付账。

“明堂。”奈何望着头顶的那块匾额小心翼翼的道“公主,这地方是不允许女子进去的,我们回去吧。”

“为何不能进?”

“公主殿下可要思量清楚,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一个看热闹的地方,若是你,前方可是刀山火海,稍有不慎,便是尸骨无存!”

“无妨,本公主今日就走一走这刀山火海又如何?”说罢,她如同出入自己芙蓉殿一般走了进去。

奈何只好紧随其后,姬扶桑饶有兴趣的望着己水烟,今日不知这女子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是否这莒国的半边天也能被她踢翻了?

明堂内,鼓声震天,众儒生正在严肃的跳着八佾舞, 舞毕,三大家族家主各自坐落于上位,孔仁至上,孟家家主次之,荀家家主最末。

“诸位学子,今日乃我儒家三年一度的学术交流会。”

“噗嗤。”孔仁还未说完,一声带着轻蔑的笑声打断了孔仁的话语。在如此庄重又严肃的时刻,有人出来捣乱,自然引来众儒生愤怒。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这个捣乱之人,只见一翩翩少年郎无所畏惧的看向众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女扮男装的七公主。

“黄口小儿,为何发笑,辱我等众儒?”孔仁愤怒的说道。

己水烟环视四面众儒,眼带讽刺之意,“若孔夫子知道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如此伪君子的模样,恐怕自己的棺材板都盖不住了吧!”

“如此小人模样,先祖乃圣人,岂容你等在这里羞辱?来人,将这不知所谓的臭小子轰出去!”

“孔子曰‘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熟不可忍也’八佾之舞,本该用于天子,六佾,用于诸侯,四佾,用于大夫,二佾,用于士,孔夫子本该属于鲁国大夫,四佾足矣,今你用八佾,孔子若泉下有知,恐怕又被你这不肖子孙气死一回了。”

孔仁手指着己水烟,一张脸气成铁青色,所有的话语都噎在胸口,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孟家家主怒了,虽说孔孟荀三家近年来因为学术问题而摩擦不断,到底是同属一儒家,“孔子乃圣人,圣人比那天子高出不知一星半点,难道用八佾有错?”

“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孔夫子自己都未敢担任圣人二字,何况乎是伪君子的你们?再者,当年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而今你们违背了礼,孝,还有何等面目自称为儒?”

“噗。”孔仁气得一口心头血直接喷涌而出,为这三年来的学术交流会添上了一笔特殊的色彩。

此时,唯独荀家家主还算理智,他眼神凌厉的望着眼前这个不断挑衅的少年郎,颇有威严的道“这位小兄弟对我儒家的经典应用的可谓是得心应手,我儒家重修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不知小兄弟可有兴趣比试一番?”

己水烟眼角闪过鱼儿上勾的狡黠,“也好,本公子今日就替那孔老夫子,孟老头,荀况老人家检验一番你们,也好让他们含笑九泉。”

众儒生一阵哗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儒家圣地如此的狂妄,就不怕惹怒众人,今后如过街老鼠吗?

己水烟嘴角含笑,无所畏惧的站在那里,她己水烟那里,还从来不知怕怎么写!

“既然如此,免得众人说老夫以大欺小,你自己选哪一艺!”

“本公子自己选?这倒不用,若你们三大家主答应本公子一个条件,本公子一定奉陪到底。”

荀家家主思索半晌,问道“什么条件?”

“这个,比完之后自然会知晓!”

“这?”

“荀家家主这是怕了吗?还是,荀家家主根本作不了主?”

“老夫何惧之有?”

“这样更好,听闻荀家家主精通音律,一把号钟,若音起,犹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令人震耳欲聋,本公子说的可对?”

荀家家主的弟子迫不及待的道:“你所说一字不差,怎么,害怕了?”

己水烟未理会他人的嘲讽,继续说道“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后曰,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为君,小弦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而你那号钟,当年曾经伯牙之手。”

荀家家主眼中怒意消了一半,赞赏的点点头,“的却如此!”

“本公子今日就和你比比这琴艺。”

“如此,老夫恭敬不如从命了!”言罢,便差人将他那把珍藏的名琴号钟送到他跟前,他缓慢的焚香净手,然后坐于琴前,这才道“不知小公子的琴何在?”

己水烟目光环视四周,道“不知哪位兄台可借琴一用!”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无琴,也敢和我师父比?”明堂之内,大多属于儒生,看笑话的自然居多,借琴的却寥寥无几。

“这把绕梁虽算不上什么名琴,倒也可以借你一用。”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温和的声音。

己水烟望向借琴的那人,只见他一袭藏青袍子,一双宋玉笔下的神女眸,通体气质,如那潇湘竹一般,高贵却不失坚韧。她眼睛里划过一抹震惊,这是前世以命护她的那个李季!

“小公子,我这把琴是否合你意?”

己水烟敛掉眸中的震惊,微笑道“甚好,多谢公子。”

荀家家主气得脸色发青,却对这一副无所谓神情的己水烟无可奈何。只是咬牙切齿的道“你先来,免得老夫落下倚老卖老的恶名。”

“这倒不用,本公子今日忽然间想起了一个新的比法,不知荀家主可愿意尝试一番?”

“如何个新法?”荀家家主好奇的道

“说起来倒也简单,你弹,我和,若本公子和不上,便算我输,若我在途中若反超于你,便是你输或者,我弹,你和,若你和不上,自然是你输!若你在途中反超于我,同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